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原创】在那样阴冷得落泪的日子里

○短篇原创
○BE
@Todesengel  送别纪念
○性转BL,注意避雷
○略厌世倾向,慎入
○文笔渣,谨慎阅读









「你到了没?」
“没,快了。看见你了。”
银挂了电话,向远处还拿着手机四处张望的人走去。
当距离缩小到二十米时,柚文才发现他。
“迟到了一分钟。”
“斤斤计较。”
柚文从大包小包中抽手摸出眼镜戴上,一边咕哝着果然还是瞎了啊什么的话。
银顺手帮他提了几个大包。
“你小心点,这里的都是我全部的家当。”
“有那么夸张?”
“哪有夸张啊。走。”

正直严冬,天空灰蒙蒙的,看似有下雪的势头。
街上人不多,但呢绒大衣和围巾的堆积并没有显得空旷多少。
“去火车站要多久?”
“很久。”
“打个车吧?东西还挺多的。”
“不用了,浪费钱。”
“……那你为什么不把行李寄过去。”
“我信不过别人。”
“信得过我?”
“嗯,当然。”

“果然戴上眼镜,世界清楚多了……干什么凑这么近。”
“看到我2.5的眼睛了吗。”
“……哦。”
“哈哈,冷漠。”

街边的店铺门可罗雀,冷清到连灯光都要罢工似的忽闪忽闪。
“你知道柚子有什么作用吗?”
“啊?好吃。”
“……柚子对眼睛好,能够清除玻璃体里面的杂质什么的。”
“哦……那我视力好还是因为一直有柚子在旁边吧。”
“你又没吃掉我。”
“可是我吃过你啊。”
“闭嘴。”

“哎,想想也悲凉得很,过来送我的就你一个人。”
“有我还不够?虽然你不是本地人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嗯……倒也是,你也为此受了不少苦,我走了你说不定会轻松一点。”
“说什么呢。”
银艰难地抬手捏了柚文的脸一把,而柚文咧开了嘴角,眼尾却露出一丝不知为谁的哀伤。
“可事实就是有些人连我的全名都不知道。”
“斯柚文,我知道。”
“是吗,我自己都不知道。”

“还要走多久?”
“很久。”
“很久是多久?”
“很久就是我都不知道会走多久。”
“你认真的?”
“嗯。”
“到底多久。”
“走着走着,就会到的。”

银此时此刻真的觉得时间都浓缩在这漫漫长路上,没有旁人,没有车流,只是一步一步踏在冷得结冰的地面上,也足以让人感受到世界的寂寥——至少在他们的街道上,世界不过如此而已。

“我还能见到你的吧。”
“嗯,大概。”
银把柚文的行李全部安置好,在即将离站的火车前作道别。
他伸手整理着柚文不怎么散乱的围巾,拭去柚文眼角欲坠的泪水。
“你哭个什么。”
“你又不懂。”
“是,我不懂。”
他无法回答柚文的话,他觉得眼前的事物和人都已变得虚幻。
“我会来找你的。”
“嗯,我等着。”
柚文的眼泪还是决了堤,染湿了围巾的一角。
银抚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吻,泪水滑进唇中,舌尖尝到的咸涩感为他们做了收尾。
“我爱你。”
“……嗯。”

天空终于飘起了雪,落在掉了漆的火车窗上,化成冰冷的水。
空无一人的车厢里,柚文攀着车窗望向与行驶的列车相反的方向。
冷冽的寒风刮过脸颊,吹在未干的泪痕上格外刺骨。被吹得通红的眼眶直直盯着渐渐远去的银的身影。
他的影子随着列车被漆黑的隧道吞噬,消失不见。
柚文坐回座位上,被风拍打的头晕眩不已,他怔怔地低头望向自己布满铁锈的手掌,视线开始模糊。
他闭上了眼。

一切就像一场幻想一样,真实的约定存在于虚假的梦境中。
只是,阴阳有别,生死之约怕是取决于个人之念了。

-END-











我感觉我的文像太平间一样

你先换个头像好不好哥
心情复杂

你们看得懂吗,看不懂我等会儿再发一篇解释一下

性转有毒,我爱性转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