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原创】那时尽成灰的我们

○短篇原创
○BE
○桃咕咕的生贺
○性转BL,注意避雷
○厌世倾向,慎入
○文笔渣,谨慎阅读








[置顶]关于画手桃的账号注销事件
这件事发生得太唐突了,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原因。
桃也是画圈里较有影响力的画手,这样突然消失对整个圈子都是莫大的损失,以至于在其它圈子也闹得沸沸扬扬。

为不知道整件事情况的人大致解释一下。
桃的粉丝很多,也很高产,因此名声在外。
但近一个月来他的更新速度明显下降,一个星期的作品质量和数量甚至比不上之前一天的作品,也掉了很多粉。
很多人问他怎么了,是不是生活里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一直与粉丝关系甚好的桃却没有回复任何一个人。
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了。
昨天凌晨三点左右,也就是桃的生日,他便毫无征兆地注销了账号,所有人为之骚动。
现在联系不上和桃有关的人,特别是文手满,他的状况完全是一片空白。
希望有能力联系到桃的人多多帮助我们。



[转发]我是满
我不想多解释什么,我只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故事。

我和桃从初中开始一直到大学都是朋友,都因为彼此的天赋互相欣赏。
我在桃发布初作半个月后来到这里,和桃是绑定关系,我写,他画。
不久之后我们名声大噪,粉丝从两位数涨到四位数,我们两个都很高兴,因为我们终于能够被世人知晓。
这些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我在此不多说明。

其实现实生活中的桃并没有像与大家交流时那样开朗,甚至过于外向,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他的父母不是那么理解他的爱好,到了大学也不支持他,所以我和他商量好了一起到外面去租房子住。
生活自由了不少,所以桃才能随心所欲地绘画作图,也才有了红极一时的高产这一名誉。
一切本来都很好,但是有一天平台要求与桃签约,每根据他们的指定内容画一张图就按规定给薪。
那个时候我们都有些缺钱,桃和我草草商量了一下便答应了。
但是,不久后我们就发现平台给的内容都是毫无营养的宣传图,并强硬要求桃改掉他自己的画风特色。
桃画了两三张图后便无法忍受,提出解约,平台却不同意,说是协议里必须工作满一年才能解约,否则要付违约金,而这数目超过我们的承受范围。
桃与平台大肆争论后仍毫无进展,他就停止了更新。
而我也没有再写作,在家里和他一起做兼职维持生计。
其实那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重新开始什么的,本来我们也没有把名利看得很重。
掉粉也是意料中的事,随之而来的谩骂谴责却比预想得要更多更过分,我们知道这可能是平台的所为,也就不放在心上。
可是日后的兼职也屡屡碰壁,本来就不大宽裕的生活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
我们自然不会向家里要钱,况且他们不一定会给。
但情况已经危及生存问题。
桃慌了,他开始自责,如果那时候不和平台闹僵说不定现在也不会这么难堪。
我有些不悦,我说,你宁愿丢弃本心来换取物质生活吗。
他抬头,那你觉得现在我们怎么坚持本心。
我不说话,不是因为无言可对,只是突然悲从中来,隐隐有种感觉,我们的生活早已不复从前,变得一团糟了。

到了他的生日,我用所剩无几的钱为他买了个再普通不过的小蛋糕,不是他的喜欢的抹茶味,但是他也看起来精神不少,巴掌大的奶油蛋糕吃了足足半小时。想想感觉也没有过多久,或许是那时我们连时间概念都已模糊了吧。
半夜,我朦胧间醒来,发现旁边亮着屏幕光,他笑着看我,说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已经多多少少猜到他干了什么,我抓过他的手机扔在一边,把他的肩膀按在床上。
我说,你还有我。

第二天我们干脆辞掉了最后一份兼职,仅仅在家里画画、写文。
我知道我们创作的东西肯定是那么的晦涩难懂,但我们彼此都明白对方想表达什么,就像我们一直以来欣赏对方那样,在饱含鄙视讥讽和不理解的空气中仍然能站起来走下去。

只是,这样的倔强也该耗尽了。

也许你们在意的只有桃这样一个画手从此消失了,会对此感到惋惜不已。
我们都已经经历过那样痛苦的时期了,而且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够理解桃到什么程度,对别人的评价也早就淡漠了。
那时的闹剧也是我们自食其果罢了,如果签约前能够认真读过协议也就不会发展到现在不可挽回的地步。
但是我们这样的人说不定注定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吧。

可我不会为我的和桃的所作所感到一丝后悔,无论发生什么,我和桃都会一起走下去。

你们可以随意评判我们,你们可以说我们自作多情,庸人自扰,什么都无所谓了。
故事结束了,希望桃能够看见我说的话,再见。



[置顶]继画手桃注销账号后,其友写手满于发表长文注销账号
满在昨日发表长文章后相继注销了账号,这两名画圈和文圈中流砥柱的离去着实令人慨叹。
文中,满表明因平台原因与三次生活的不顺而选择退圈。
我们在询问平台确有此事时,平台表示满的描述属实,但同时表明他们不应承担任何责任,选择注销账号与否和平台无直接关系。
现在我们也只能对他们的离开摇头罢了。



[新闻]两名男子被房东发现断气家中
昨日下午四点左右,一间出租屋内发现两租客死亡。
发现者为其房东,房东表示他们已拖欠房租许久,多日不曾外出,前去催促时发现了尸体。监控表明案发前后没有外人进出。
据法医鉴定,两名死者死亡时间大约相隔一小时,稍前死亡的男子为窒息死,稍后者则为服用致死量安眠药。不排除窒息为他杀可能。
现死者身份在调查中。



[置顶]两死亡男子身份已证实
昨天新闻中出租房内死亡的两名男子身份已得到证实,虽然很不幸,但大家的猜测是正确的,死者确为已退圈的桃和满。
前者为窒息死,后者为服安眠药而死。
虽说警/方怀疑窒息死为他杀,但监控录像的确表明案发当时只有桃和满两人在房内。
也就是说,若是他杀,只可能是满杀死了桃。
在这样的猜想前提下,回顾满的文章,早有多处暗示。
事关人命,但平台仍拒绝承担任何责任。

现在两人的尸身已被家属领走。
逝者安息。



-END-







老桃的生贺,拖了很久,考完试才开始码

虽然完全没有一点喜庆的氛围
毕竟很久没写傻白甜了
还死了人,到底什么展开啊

@桃咕咕 其实生日这种日子写这个也不大好是不是,可是你要谅解我是个思想家(bu),我已经脱离很久以前的段子手风格了
当然你逼我写我也写的出来不是
可是你没逼我呀是不

嘿嘿嘿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评论

热度(9)

  1. 桃咕咕七谓简 转载了此文字
    还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