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原创】落香


○中短篇原创
○BE
○年下BL,注意避雷
○温情略阴暗向,长生世界观,慎入
○文笔渣,谨慎阅读
○前文戳头像,蟹蟹









Chapter 3.
“⋯⋯喂?”
“哥,你又不来上学。”
“⋯上个板板。”
凌君翻了个身,扯了扯被子。
要升高中了,那些个老教师天天架着副方框眼镜讲着千篇一律的内容,凌君听得烦,早早就不去上课。
他成绩好,老师也不能说什么。

更是不敢说什么。

“可是哥,今天测验。”
“别一口一个哥,听着难受。”
“行行行。”
“测验怎么了?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
他半睁着眼睛,把窗帘拉开一条缝,房间里照进了些许明亮的光线。
“那些人又⋯⋯”
那边的声音低了下去,凌君瞬间了然。
“你们没事吧?”
“嗯。不过那些人的话实在太难听。”
“骂就骂了,这种事用不着⋯⋯”
“不是!他们⋯骂的是你家的那位。”

凌君沉默了很久,丢下一句“告诉他们老地方见”就挂了电话。
伊深很清楚他生气了,不声不响,却危险至极。
他还记得上次有个人触碰了凌君的底线,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断了经脉在小巷里不省人事了。
不过这次,伊深能够料到那些人的死法比上次更惨不忍睹。
“哎,活着不好吗?”


凌君回到家的时候看见荣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是在等他。
“还知道回来?”
荣吟看见他蜿蜒在脸上的血污,招呼下人给他处理伤口。
“不用,这么点小伤。”
他摇摇晃晃地走到沙发前,坐下。
荣吟瞥了眼止步不前的仆人,抬抬头示意她继续。
凌君啧了啧嘴,拍开仆人伸来的手,却因荣吟一句极具威慑力的低喝而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
“别动,有话问你。”
他终于老实了下来,任仆人轻柔地擦去他脸上的污渍。

“为什么又出去打架?”
凌君不语,他在心里冷笑一声。
荣吟的消息何其灵通,既然都知道他出去打架怎么会不知道原因?
他不过是想让他更难看些罢了。
凌君用昏昏沉沉的脑袋想道,消毒水味窜入鼻腔,额头的刺痛接踵而至,他无意识地倒吸口气,头脑好似清醒了些。
“为什么?”
荣吟又重复了一遍。
凌君轻笑,他想让他难看些,那便遂了他的愿。
“为了你,为了荣吟。”
他转过头去看荣吟,却发现荣吟也在看他,带着淡漠和他看不懂的情绪,完全点燃了他刚刚冷却的导火索。
“这样的回答,可以了吗?”
“⋯⋯⋯⋯”
荣吟不说话,静静等待仆人给他包扎完毕,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凌君烦躁地甩甩头,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他现在做不到,他需要休息,或者只要身旁的人给他一个痛快的答案。

“这值得你去和他们打架?”
良久,待凌君平静下来,他开口。
“哼,不管值得不值得,打都打了,哪来那么多所谓?”
“你看着我。”
荣吟伸手去扳过他,他动动肩膀躲过他的手。

凌君知道这次去打架回来又免不了一顿教训,他早有心理准备,反正荣吟就算训斥也不会把他怎样。他生气的是荣吟的明知故问,他已经把缘由告诉他了,他是真的不知道他的想法还是故意想让他吃瘪?
“过来,嗯?”
荣吟知道他在闹脾气,便放柔了语气再次重复。
凌君终于瞥了瞥他,缓慢又不情愿地转了个方向,拉进了两人的距离,面对着荣吟,却不肯看他的眼睛。
“看着我,抬起头来。”
荣吟干脆双手捧起他的脸,强迫他对上自己的视线,他青蓝的眼覆盖了疲惫的浑浊和倔强,倒映着自己的影子也模糊得像冬天的雾,透着隐隐的烟灰色,却把所有感情藏在这颜色底下,只见轮廓。
“你听好了。”
“我荣吟活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摸爬滚打到这个位置还有什么没经历过?他们不过是动动嘴皮子你就对他们大打出手?我很明确地告诉你,这种事,没必要,不值得。”
“你这样有损自己的名声,还得不到什么,何必?”
他放开手,凌君的头失去了支撑,垂落在他胸前。
荣吟看见他这无谓的模样,反笑道。
“你知道在我们家族的那么多直系后代里,我选择了你这个旁系的孩子吗?”
凌君摇了摇头。
“我看中的是你的天赋,那种骨子里的领导才能,你比你的兄弟们都好太多,所以我不顾旁人,甚至是你父母的劝阻,极力培养你,不是为了让你用自己的才能肆意挥霍,你可明白?”
凌君点了点头。

荣吟盯着他的发旋,他想起很多年前,凌君还小时,自己这么教训他的时候,他也不曾抬头,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里,只跟着他的问题点头或摇头,乖巧得很,心里却不知道有多少不服气的想法,碍于辈分不能说出口罢了。
他也长大了啊。
迟早的事。
“你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荣吟摸了摸他的头,吩咐仆人好好照顾他便离开了。

这算是吵架,还是重归于好?
凌君的脑里一直回响着荣吟的话,像留声机在播放老唱片一样略带嘶哑又清晰无比。
荣吟那样的人,肯定不会计较他的无礼,不如说是从未计较过。
他不想细细思考那些话,可在荣吟的声音传入耳中时,他就明白一直以来自己肩上的担子是何其重了。
所以到底是吵架,还是重归于好?

倒不如说两者都没有发生过。
他凌君还是凌君,家族的继承者。
荣吟依旧是荣吟,现任一族之长。
一切都如上天安排好的一样照常运行,可在这严肃的关系里,前者的感情在不可悉中悄悄开始萌生枝外芽,违背天理的花朵正汲取着养分,等待着合适的时机瑰丽绽放。

本人似乎也意识到了的样子呢。


“这是?”
“雕刻哦,猜猜看作的是什么?”
“呃⋯⋯花吧。”
“什么花呢?”
“⋯⋯不知道。”
眼前人轻笑。
“据说是桂花,已经灭绝了的古老物种,文献中记载了桂花的样貌,作者是读过后雕刻出来的。”
“诶,真少见啊。”
“现在它是你的。”
“哦哦,真的啊,谢谢祖宗。”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吵着要吃的那颗果子吗?金红色的。”
“嗯,究果啊,怎么了。”
“它的花,气味与桂花相近。”
“所以?”
“你祖宗我还没拿到究果,所以送你这个啦。”
“⋯⋯哦。”
“什么反应,还要不要了。”
“要要要⋯其实还是更想要究果。”
“哎,等吧,谁让‘先株’万年一结果呢。不过也不会很久,等你成年,也差不多了。”
“诶?真的??”
“嗯,想去啊。”
“对啊对啊。”
“哼哼,不许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欺骗小正太感情哦。”
“好意思吗你。”
“我要去。”
“不是我不让你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先株’结果那年多血腥,‘戮岁’的名字不是白取的好不好。”
“⋯⋯⋯⋯”
“干什么这表情⋯⋯啊行行行,等你有实力了我让你去,可以了吧?”
“好的,谢谢祖宗。诶不过,很早就想问了,万年一结果,祖宗你才刚三百岁,怎么拿到究果的?”
“现在才问这问题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喂喂。”
“那是因为敬仰老子的人很多,他们送我的。”
“哄小孩呢,还有在后辈面前注意自称好不好。”
“哄的就是你,不信去问叶及栀。”
“叶老师?他知道啊。”
“废话,当年他和林幸跟我出生入死的,怎么会不知道。我走了,还有份企划书没看完呢。”
“感情你也开小差?”
“请叫这放松,拜拜。”
“⋯⋯拜拜。”



-TBC-











抱歉大家因为私事拖了很久的第三章终于写完啦

作业好多还有十天开学,心好痛
我加油把第四章产出来


好像没啥能说的了

@桃杏猫 我们一起写的联文,也请感兴趣的同学去隔壁看看,笔芯
不说了那边第三章还没写完呢,哭着


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