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芮芮芮

随缘型写手了解一下。

【勋兴】哀家的精分小娇夫 02

yeah,很棒棒

桃杏猫:

02
*up主×总裁
*人格分裂
*本章为桃杏猫所作
*评论都会看所以希望大家多评论啦然后再点个小红心,我们就真的会很开心了(;′⌒`)

分针随着秒针有节奏的转动着,吴世勋敲了几下桌板,理了理黑色的工作西装,以眼神示意着小秘书动作。
年轻的小秘书染着张狂的黄发,的动作有些慌乱。
“总裁,时间到了,我…”
“下班吧。”
“哦哦,好,总裁再见!”
吴世勋见小秘书走了后,朝门口悄悄看了几眼,确定他走远了后,小心翼翼地掏出手机,看见手机锁屏已经堆积了好几个白框,又见消息提示这人备注是“lay”时,嘴角不经意地上翘起来。
【努力努力再努力x】sehun
【努力努力再努力x】sehun
【努力努力再努力x】喂喂喂
【努力努力再努力x】哎呦喂你干嘛不理我啊
......
哎哟喂…
好可爱。
吴世勋摸了摸输入法按键,飞快的输入了几个字,又删除。
【sehunobba】刚刚在工作,没看到,有什么事吗?
……
过了很久,吴世勋一直没等到lay的回复,开始有些着急。
【sehunobba】在吗?
……
【努力努力再努力x】哎哟 你不是我的粉丝吗 为什么这么冷淡啊
【努力努力再努力x】对不起啊 我打韩文比较慢 你别急
【sehunobba】不急,慢慢来,你就说是什么事吧,用语音也好。
吴世勋突然想起来,lay是个中国人,这也是lay出名的一个原因呢,一个中国人说着拗口的韩语在韩国网站up主,多有意思。
【努力努力再努力x】要不我用中文发过去 你用 茶蛋翻译 翻译一下
【sehunobba】好啊୧(﹒︠ᴗ﹒︡)୨
正坐在电脑前的张艺兴突然看见那位高冷小哥发来一个奇怪的颜文字,吓地退开了三尺,惊地边伯贤从床上原地爬起,“艺兴哥你在干嘛啦!”
“没什么…被这位小哥吓了一大跳。”
“…啊?不就一个颜文字?”边伯贤靠近了屏幕看。
“你敢信吗?这么高冷的小哥竟然发颜文字?”
“呵呵,朴灿烈那家伙你第一次见他不也装的很高冷吗?我跟你说,这种外表高冷的人一定有一颗火热的内心。”
“我觉得灿烈不像装的啊。”
“他明明本来就长的喜庆,装作高冷的样子而已,果然,时间证明,朴灿烈的内心也很喜庆。”
“可是我觉得灿烈长的挺帅的,就是有点傻傻的。”
“艺兴哥…是你傻吧。”

“那谁啊!”
回答自己的是突然安静的空气。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吴世勋猛然想起就在刚刚,自己让小秘书下班了。
“艹。”
本来想让小秘书帮自己去买杯咖啡,然后自己可以和自己可爱的lay哥人约黄昏后,聊到明儿早上。
“叮咚,叮咚”
【努力努力再努力x】[语音消息 5']
【努力努力再努力x】[语音消息 10']
满怀期待之下,吴世勋点开了消息,传来的是无比熟悉的气泡音,奶奶地叫着“sehun”,说的是有些蹩脚的韩文。
“sehun啊,我们在除夕过后有一个漫展要去出席哦,因为你是住在E区的对吧,老近了,想请你产假一下。”
吴世勋听了好几遍,前面是都听懂了,可是末尾实在是听不清,疑惑了好久,最终决定也用语音回消息:“产假?”

边伯贤拍了一下张艺兴的大腿,大喊了一声“啊呀”。
“又怎么了?干嘛拍我啊。”
“艺兴哥,我要笑死了,你在说什么啊?是参加啦,你重说一遍。”
“啊?参加?参加?产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参加!参加!”
刚洗完澡的朴灿烈用浴巾揉搓着头发,就看见边伯贤拍着别人的大腿在大笑。
“在干什么呢。”
“艺兴你再和sehun说一遍对的啦。”
“……我们想请你参加…” 张艺兴对着字慢慢地念起来。
朴灿烈看向边伯贤,“很正常啊,怎么了。”
“你滚开,吹你的头去。”
“哎呀虎儿骂起人来真像只小白狗。”
“哦哟,泡菜鱼长毛了。”
“对,不能吃了。”
“我+@&♂%……”
张艺兴在一旁拦也拦不下来,不知道是怎样的力量让这两人一相遇就吵架,他偷偷地把电脑椅转到了一边,见电脑荧幕另一边的sehun答应了以后就关掉了电脑,拿起桌上的手机赛入口袋,“走啦,吃饭了。”

卧槽!我男神请我参加漫展!
【sehunobba】真的吗?请我去?就这么说好了!
【sehunobba】ヾ(´∀`。ヾ)
【sehunobba】lay哥么么哒(-3-)
【努力努力再努力x】地址和时间等确定了告诉你喔 我去吃饭了 晚安呐sehun

翌日,清晨。
“不知道为什么那位金钟仁医生很喜欢一大早约人呢。”小秘书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一回头见吴世勋还在,又理了理衣服,摆正身体。
“没事,他的医术好就行,我自己开车去那儿见他,你留着工作吧。”
“没问题,您去吧。”

诊所所在地方较为偏僻,不过装修十分干净,一切装饰都十分有条不紊。
男人穿着白色的诊服在房间内,头发有些杂乱,手紧紧握着笔在白纸上快速而用力了地书写着什么,突然余光瞥见来者,匆忙把崭新的白纸掩盖在书写了东西的纸上,梳理了一下头发,对着来者露出一个体面的微笑。
“吴先生,你迟到了。”
“抱歉。”
“家父在哪?”
“…我把他背进来。”
吴世勋以为医生会先问问父亲的情况再进行治疗,没想到这位金钟仁医生可以直接来。
等吴世勋把正在安然睡眠的父亲背去诊室后,他的父亲就被诊室冰凉的温度给惊醒了。
“爸,听他的话。”
中年人没有说话,呆呆地看着吴世勋。
“那么,吴先生,请你出去吧。”金钟仁伸了手说。
“……”吴世勋看了中年人几眼,又看一眼金钟仁,短暂蹙眉,缓步离开。
“吴先生,你不会怀疑我吧。”
“没有的事,俊勉哥给我介绍的你,我怎么会怀疑。”
“金俊勉把你父亲的状况都告诉过我了。”
“哦…是吗。”吴世勋抬了抬头,真正地离开了。
金钟仁扬起胜利似的微笑,见他离开。他握住中年人的手,从衣中掏出一块白色怀表,说:“相信我。我是吴世勋…我是,你的儿子。能不能和我说说,那件事?关于金俊勉的?”
“世勋,我们走了。”中年人的眼神空洞,望着金钟仁说。
“呵……”
果然,很难引导这位患者回忆呢。

“哈,大家晚上好,又到了每天的晚安游戏时间了!”
“今天有lay!”
“嗯。”
“baekhyun!”
“哈!!”
“还有我们的特邀嘉宾!!”
“特邀嘉宾?是谁呢?!”
“chabyeol!!快鼓掌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来我们不理这制杖我们继续啊。”边伯贤毫无灵魂地操起鼠标点击游戏开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hanyeol日常任务:制杖一次完成」
「笑点低地我快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lay哥!鬼在左边左边!鬼来啦!快往右边逃!”边伯贤飞快地按着键盘操作。
“别抓我啊啊啊啊!!”张艺兴听见边伯贤的话后左手听话地操控人物往右边走了。
[玩家 lay 死亡]
“我擦!”朴灿烈操纵着人物躲了起来,就看见了血红的系统提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边伯贤操纵的鬼手里拿着铃铛,叮叮当当伴随着他的笑声。
“…我忘了你是鬼。”张艺兴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发,趴在电脑前。
「蛋蛋可爱死啦!!!」
「等等前面那条叫蛋蛋的弹幕别跑!」
「你们都看除夕的直播了?」
「恭喜lay莫名其妙获得称号“蛋蛋”」
「你们听见刚刚chanyeol弱弱地幽灵音了吗:baekhyun你不能因为lay哥傻就欺负他啊…」
「笑带了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哈」
“lay哥你看见他们随便就给你取外号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边伯贤抓到张艺兴后就开心地double kill了朴灿烈。
“你最近开始喜欢嘲笑哥了吗?”
“都怪sehun。”

此时不知身在何处的sehun:“寂寞如鸡,耳朵有风”。

……
“艺兴哥?怎么了。”直播结束后,本来他们三约好了出去吃夜宵,可是从刚刚开始张艺兴就一直昏昏的,话语变得更少,边伯贤扶了一下张艺兴。
“走啦。”张艺兴摇摇头,眨了眨眼,“我没事。”
朴灿烈担忧地皱了皱眉,拍了一下边伯贤的背。
边伯贤的眼里冒出了一些亮光,看着朴灿烈的眼神似是在示意些什么。
“啊呀…快走啦。” 张艺兴勾着边伯贤,快速地往外走去了。


“我……”酒精上头的感觉并不好受,张艺兴一手握着酒瓶,一手紧紧握起成拳。
“哥?怎么了?”朴灿烈无意间看见了张艺兴握紧的拳,紧张起来。
“哎呀,不该带哥来喝酒的。明天哥要去复诊的。”边伯贤拉过了朴灿烈,小声说着。
“我去买单,我们回家。”张艺兴毫无预兆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收银台走去,不,应该说,他的眼前,现在是一片摇摇晃晃。
“总共340元。”
张艺兴靠在一边,拿出了银行卡,慢慢地听着服务员的说辞,输入了密码。
收回卡后,张艺兴就缓缓地离开了,没有叫上朴灿烈和边伯贤。

夜风微冷,吴世勋把父亲送回家后,想回公司处理一下最后的事务。
车速飞快,眼前走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连衣帽的男生。吴世勋本无心关心过路人,但是那人却突然倒在了路上,痛苦地蜷缩起来。
良心驱使着吴世勋停下车上去扶起男生。
“别碰我啊!”
吴世勋闻到了男生身上的一身酒气,摘下了他的帽子,把男生靠在了墙边,拿出了男生手里的手机。
没有密码,他打开拨号的界面,打给了通话次数最多的“边伯贤”。
“边伯贤?…朴灿烈?”怎么感觉读起来这么耳熟…对面还在传来未接通的嘟嘟声,这时候,吴世勋观察起了男生的脸。
长得还不错。
“喂?艺兴哥?艺兴哥!你在哪儿啊!”
“喂?你好。”吴世勋吓了一跳,突然接通的电话传来了十分耳熟的声音,很像那个up主,baekhyun的声音。
“你是谁?”
“你的朋友在路上晕倒了,我就在那家茶蛋烤肉店旁边的车里,来接他吧。”
“啊,谢谢!”
吴世勋挂断电话后,把张艺兴抱上了车,张艺兴有些难受地动了几下,眼睛盯着吴世勋看,散发出深深的寒冷。
吴世勋被他盯着有点小惊讶,转过了身看窗外。
银白色头发的和火红色头发的两个男人一高一矮,小碎步跑向了这儿,敲了敲车窗。
吴世勋按下按键,打开后车车门,门微开,边伯贤拉了门,把张艺兴抱了出来。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少喝酒。”
说完后门锁起,车愈来愈远。
朴灿烈望着远去的黑色轿车,张着嘴。
“哇,有钱人啊。”
“小子长的好帅啊!”




“医生…”
“状况好了很多呢?”
“嗯,他出来的时候情绪很稳定。”
“那你们的保护工作做的不错啊,继续吧,最近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精神问题发生就不用来复诊了,切记我之前嘱咐的。另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尽量顺着他,不行就给他打镇定剂,多与外人接触,但是他出去的时候你们一定要让知情人跟着,不然出事的话对患者本身和社会都有伤害”
“放心吧。”
“我总觉得应该由我来让你们放心。”
“那我们走了,金医生。”
“哎,记得少带病人喝酒啊!”
“知道啦,再见啊!”
他在原地待了很久,转身扶起了闭着眼睛躺在诊椅上的男生,与另一个高个子男生搭起背,三个人,互相扶持着。
猫咪嘴的医生看着他们离开,又坐了回去。



-TBC-


----------
@八日满 

评论

热度(27)

  1. 三芮芮芮桃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
    yeah,很棒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