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勋兴】哀家的精分小娇夫(总裁×up主/人格分裂) 01

么么哒=3=

桃杏猫:

01
*本章为八日满,桃杏猫共同作品
*其实第一章满写的多一点Xd

“大家好…我是sehun,lay哥的代播。”
“哎呀sehun不要那么羞涩嘛。”
头发灰白颜色的边伯贤翘着个二郎腿,和另一个脸色淡漠,眼睛里充满了“不要”的少年坐在一起。
弹幕里像是突然炸开了锅,大家都开始吵闹起来。
「代播桑叫sehun?莫名耳熟」
「这年糕音⋯⋯莫非?!」
「天啊sehun!当年那个小哥!!姐姐我找了他好久的!!!已死勿救」
「嘤嘤嘤想蛋蛋的气泡音……」
边伯贤望了一眼在发呆盯着弹幕看的吴世勋,似乎他的手在发抖。
为了缓解气氛,边伯贤假装咳了几声,动动鼠标打开了游戏界面。
“今天哈,我们来玩一下这个3D恐怖动作游戏,记得上次直播恐怖游戏时sehun还是一只小蝌蚪。啊哈哈哈虽然大家看不见但是sehun他翻了个上天的白眼,超可怕的,感觉下一秒就要被杀掉。”
「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怪不得人家要翻白眼好吗」
「感觉代播莫名可爱x」
「sehun好戳我啊//////告诉蛋蛋我还爱他(bu」

弹幕一片片地刷起来,吴世勋的表情似乎缓和了一点。
“好啦别紧张,大家都很喜欢你的样子,放松点。”
边伯贤离麦克风远了点,悄悄安抚着吴世勋。
他吸了口气,点点头表示没事。
“OK,那么我们就开始游戏吧,sehun要是害怕可以躲在我后面,没关系,哥哥的肩膀永远属于你。”
“妈呀他又翻白眼了哈哈哈救命!”


“握草握草,这个女鬼波涛汹涌啊,不舍得打她怎么办。”
“⋯⋯⋯⋯”
“诶诶诶?!sehun别开枪,是友军!!啊你居然把她打死了!!!”
“不打她你等着死?”
吴世勋调整了下耳麦的位置,意外听见除毛骨悚然的背景音外略显刺耳的噪音。
“等等。”
边伯贤还沉浸在失去大波女鬼的悲痛中,转头打算好好教育吴世勋一番,结果只剩下空空的座位和夺门而出的声响。
“诶?sehun你去哪?”

找到了噪音的源头——根本不需要找,吴世勋知道肯定是那个房间——他冲了进去,眼前一团糟的景象迫使他慌乱的心冷静下来。
地上一片狼藉,破碎的物品残片从床边一直延伸到门口,吴世勋的跟前。
始作俑者正半伏在柜子上,手中抓着一个相框,扬起又放下,似是想摔在地上,却被莫名的力量阻止。那张好看的脸上充满了狰狞,因手上的动作而又带着隐隐的纠结犹豫。
吴世勋走向他,鞋底踩在碎片上的尖锐声使那人注意到他,相框掉落在柜上,摇晃着冲向了吴世勋。
吴世勋张开双臂接住了即将跌落在他面前的人,他能感受到怀中人急促的喘息和激烈的震颤。
他轻轻抚着他的背,从发梢贴着的颈部,沿着脊柱,到尾椎,自上而下,缓缓地,抚平他的情绪。
“艺兴,别怕,我在这,没事,没事了。”
他一直重复着这些话,一遍又一遍,直到怀里的人平复了呼吸,像是没回过神一样喃喃低语着什么。
吴世勋还是一直抚摸着张艺兴的背,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俯头在他微微汗湿的额头印下一吻。

匆忙赶来的边伯贤一进门看见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
“伯贤,快去联系医生。”
吴世勋没有回头。
边伯贤知道他的心情很沉重,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转身去打电话。
“告诉医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下午就过去。艺兴⋯⋯我怕他撑不了多久。”
吴世勋把手中的药喂入已经昏迷的张艺兴口中,轻轻把他放在床上。
张艺兴的脸重归平静,躺着没有声息,安静得出奇。
吴世勋盯着他紧闭的双眼,
因为治疗的劳累而略微下陷,整张脸说不出的憔悴。
他想起了三年前那双明亮的双眸。


2016年,除夕
“大家晚上好,我是lay。”
“我是你们的baekhyun!!”
“我是你们的啵啵虎他主人chanyeol!!”
“辣鸡泡菜鱼,少说点话会死吗?”
银色短发的男生眯着眼睛对着旁边的大眼睛国民健齿骂道。
“要是虎儿肯给我举行葬礼的话,我勉强答应了。
chanyeol乔装哭了起来,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放在鼠标上操作着。
“行了你们哈哈哈哈哈哈…”
另一个名为lay的男生痴痴地笑着捂着肚子。
“啊对今天是除夕,lay哥说的,要给抽奖。”
“嘿嘿嘿,lay哥说的,奖品是零食店的大礼包,祝中国的观众鸡年大吉吧………”
baekhyun愣了愣,突然拍着桌子狂笑。
“怎么了?”lay一脸懵懂。
“你干嘛??哎,我在送祝福啊,lay哥教我的中国话啊。为什么要笑。”
“看弹幕啊。”

「科普弹幕:刚刚chanyeol说的前半段中国话确实为鸡年大吉的意思,吧在中国话中为语气词,只不过很少会在大吉后面加个“吧”,如果加了的话,谐音有生殖器的意思。」
「顶部紫色好污。」
「谢谢顶端科普哈哈哈哈哈哈哈」
「赶紧穿上我的黄马甲,他们好污。」
「阿爸笑的没眼睛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不要请抽中的观众开个麦,说下感想,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粉丝福利,顺便能看看是谁这么欧洲血统。”
“呃,可以啊。”

“好,非常感谢这位粉丝,感谢感谢。”
“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位观众了。喂?”
『⋯⋯⋯⋯』
“喂喂?这位同学听得见吗?”
“同学个毛线啦,这位观众在吗?听得见就回答一声。”
『⋯⋯嗯。』
“听得见就好,方便的话能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
『sehun。』
“好sehun,可以说一说你中奖了的感想吗?”
『啊⋯很开心。』
「这小哥好高冷⋯⋯」
「感觉刚才自己那么激动简直像个zz一样orz」

“哇,咳咳,那,还有没有别的想说的?”
『呃⋯⋯其实我能和,lay哥,说话,嗯⋯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哎呀,哈哈哈哈~谢谢谢谢sehun。”
『还有,我一直觉得“lay”这个单词的意思,就是下蛋⋯⋯』
“嗯⋯⋯???”
「小哥真耿直呢」
「sehun说出了我一直以来的心里话2333」
「下蛋卧槽不行我笑会儿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倒也是,我们私底下也吐槽过很多次lay哥的名字,第一次有观众提出这个问题,有点小激动。”
“真是历史性的一刻,鼓掌。”
『不过,不论lay哥怎样我都喜欢。』
“呼⋯哈哈哈哈不要说得这么⋯⋯”
“啊,lay哥又害羞了。”
『咳⋯⋯⋯⋯』
「救命,血包⋯⋯血包!!」
「啊啊啊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和这个人结婚!」
「←情敌住手,他是我的!!!」
「有谁听见sehun的一声轻咳了吗」
「我我我!估计sehun小哥也被萌出血了吧XDDD」

『lay哥⋯⋯果然好可爱啊。』
“哼⋯⋯⋯⋯”
“呀真想让大家看看lay哥现在脸红害羞的样子,真的超可爱,想日。”
“喂!”
“隐约听见sehun那边发出了锤桌的声音,情敌又多了一个的样子呢。”
『不,原来就有我这个情敌。』
“呵,口气很大嘛,敢不敢比一场?”
“中二是病,药不能停。”
『没空。』

不知道如何,这场直播在莫名欢脱的气氛中结束了。

吴世勋放下手机,靠在电脑椅上,想起刚才的事,刚才的人,他又把手放在嘴前,遮掩着自己上翘的嘴角。
“总裁,会议快开始了。”
他庆幸自己遮住了半张脸,不然他年轻的小秘书可要打电话给他私人医生了。
他调整了下表情,用一贯波澜不惊的语调回答她。
“知道了,你先去取资料,我马上过去。”

“所以,我们这一季度的走势远远超过了计划范围,这个方法十分可行,我认为可以再加改进⋯⋯⋯⋯”
会议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聊。
吴世勋敲着桌面,隔着纸张的敲击声模糊了许多。
一下一下,他又想起lay了。
他想起刚知道lay这个人的时候他还没那么出名,不过是一个名不经传的游戏圈小透明,可是他就是看中他了,看中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有一天他看见lay的粉丝数突破了十万,他知道他出名了,他有了很多拥护者。他很高兴,比今年业绩翻了三倍都高兴。
他想不下去了,他现在就想听听lay的声音。

可是这会议啊⋯⋯
吴世勋敲桌面的频率更快了些,索性偷偷掏出手机打算刷刷lay的微博,意外看见有一条私信。
「你好,是sehun吗?我是lay。」
“⋯⋯⋯⋯”
吴世勋揉了揉眼。
睁眼。
又揉了揉眼。
睁眼。

是真的。
lay找我说话了。

毕生心愿已了,我可以⋯⋯
不不不,吴世勋你是要干大事的人,你可以勾搭他然后日久生情然后给自己的公司添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老板娘让他和自己一同走上人生巅峰⋯⋯
完美。
于是吴世勋带着他的小九九笑着【不过是在心里】回复了lay。
「是的,有什么事?」
「我觉得你很有趣,能不能和你,深交一下?」
哇哦,刺激。
「可以。」
然后他们就愉快地交换了企鹅号,吴世勋乐成一朵花不经思考就把自己的私人号给了lay。
爱,果然让人冲昏头脑呢。

会议结束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他们的大总裁旁边飘着的粉色小花。
是太累了吗,看来最近需要注意休息了,赶紧下班下班。
小秘书的细眉挑了挑,假装没看见上司周围的奇怪物体。
“总裁,金钟仁医生想要和你见面。”
魂游的大总裁先生的灵魂biu一下飞回了体内,还没意识到刚才痴汉的模样被自己最亲近的下属看了个正着,故意做出平静的语气回答她。
“哦?什么时候?”
但他那上翘得可怕【相对而言】的尾音出卖了他。
小秘书的眉毛挑得更厉害了。

待吴世勋的灵魂真正安了位,他细细思量了小秘书的话。
难不成这人还真联系了医生?
呃,应该不会吧,嗯,不会。
立马否定了自己荒唐的猜测,可能是因为开心过头了?总之,他开始认真听秘书传达这金钟仁的约定时间。

小秘书:我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TBC-
 
------------
*
以下是桃:整篇文章构思了很久,放假终于能写了………
于是这是我和我西皮@八日满 的联文,是我们爱的结晶啊(bu)!!
虽然平时刷别的cp比较多,勋兴都是悄悄地磕糖,
但是我爱他们呜呜呜呜呜,
我的处女文就献给勋兴了呜呜呜。


桃把整个茶蛋都给满讲了一遍呜呜呜。


还不点小红心吗(`_´)

评论

热度(48)

  1. 七谓简桃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
    么么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