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原创】落香


○中短篇原创
○BE
○年下BL,注意避雷
○温情略阴暗向,长生世界观,慎入
○文笔渣,谨慎阅读









Chapter 1.
夏末,街上又飘起了若有若无的桂花香。
荣吟从书中抬起头,窗外的明亮晃了晃他的眼,又看见边上的人正微笑着盯着他。
他蹙了蹙眉。
“看什么。”

凌君正撑着头,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神,嘴角挂起了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
“立秋了吧,祖宗。”

荣吟沉默了半晌,才应了一声,发出低低的笑。
“真上心啊,小崽子。”


“最近别出去了,这时候可乱得很。”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小了,以前你就不让我出去,现在我大了你还不让出去,这算什么事哦。”
“哟,敢跟我顶嘴了,我是担心你知道吗?”
“担心干嘛?又没人敢动我,真有我就刃了他。”
凌君用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那么笑着。
荣吟真想把书拍在他头上,可是他舍不得,舍不得书,也舍不得人。
他在想小时候的凌君是不是这么没大没小的,可记忆中的小家伙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省省吧你,还没坐上我的位置呢就这么狂妄,到时候外面那些人又要话多。”
“让他们说去好了,我不怕。”
荣吟嗤了一声。
“你闯了祸,别人都说我没管好你,骂名还是落到我头上。”
“等等,你?别这样祖宗,我不出去不就是了。”
“真乖。”
可是荣吟不信他的后人会这么听话。
“你要是给我上我就不出去。”

果然。
荣吟觉得他刚才不打他是个十分错误的选择,他现在端起茶杯就想泼他。
“想得美。”


荣吟自然是不会遂了他的愿。
可他也不想让凌君去那个地方。

“你⋯⋯当真想去?”
“当真。我从小就一直祈求着,能够去那里。”
凌君的眼神认真起来。
“⋯⋯⋯⋯”
“如果我的寿命能更长,对我们荣家也有好处,不是吗?那时我接管了所有事业,能更长久地发展家族,不好吗?”
“行了,这话听着像咒我一样。”
凌君发觉他握着的那双手传来了轻微的力量。
眼前的人柔和了眉眼,棕红的瞳中映着自己,不曾留有岁月痕迹的脸上是只对自己展露的笑容。
这位独自撑起整个家族的,行事残酷的男人,他的三百二十岁的祖宗,现在正因他笑着。

明明比我大一百多岁,怎么看起来比我年轻?

凌君这么思索着,臆想着,按住荣吟的手,覆盖上他的唇。
他只是轻轻地来回舔舐着,没有深入,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这么做了会死得更惨。

松开了脸颊温度上升了不少的荣吟,凌君已经做好挨批的准备,却没有听见意想中愠怒的声音。
取而代之的,是他祖宗不可置信的,如嗫嚅一般细小破碎的语声。

“你个…………”
荣吟恨恨地看着凌君,最终还是没有骂出口。
“为什么我家孩子会变成这样?”
“啊?”
凌君看着他的祖宗有点好笑。

“当初接受我的可是你啊。”
“话多是不是?”
荣吟叹了口气。
“当初的你,比现在可爱多了。”


当初……?
当初他的确稚嫩,可存在记忆那一刻开始,荣吟的容貌似乎从未变过。
………………

“可是祖宗你也不讨厌现在的我吧?”
凌君感觉头被不轻不重敲了下。

“别想多了,对长辈尊重点知道吗?”
荣吟推开他,拿起书走向门口。

他打开门,对一直盯着他的凌君说道。
“不是不讨厌,是爱。”
他扬起一抹笑,笑得凌君不知所措。



-TBC-









啊啊啊抱歉大家
元旦实在太忙了,10号要考试最近复习什么的事情特别多

所以只能把忙里偷闲写的第一部分发出来了
第二章开了个头,接下来已经构思好了
等我考完试我写完一起发
所以可能错字比较多,欢迎指正XDDD


都写完了之后这一篇就删了吧,也比较匆忙,我改改再全篇发好了

还有关于世界观,等会儿发出来,看了世界观再看比较容易看懂吧
这是一个,比较揪心的故事,大概
可能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


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