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原创】渴水金鱼




○短篇原创
○BE
○GL,注意避雷
○微量R-15
○文笔渣,谨慎阅读









俞芮成功扯了个理由,借来了林奕凛的微博账号。
屏幕上“登录成功”的字样让她更加激动,迫不及待地点开消息的图标,找到了微博群。
她敲下了几行字。
『阿凛:三芮是我爸爸』
『阿凛:mua』
『阿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俞芮笑出声,像在路上捡到了一张毛爷爷,还是红色的那种。
换回自己的账号回了几句爸爸爱你,赶紧截图发了条微博。
『三芮十人:[图片]看这个人哦,我都不好意思了』
俞芮忍不住放声大笑。
虽然耍林奕凛并不是第一次,但是这次她异常地兴奋,甚至是亢奋。
至于原因——

就不能这么轻易地告诉你们啦。


“芮芮?快上课了!”
一个同学提醒她回教室。
她应了声,收敛了得意的笑容,把手机放进包里,跟上那位同学拉住她的手。
她嘴里一直哼着歌,想着那人会有什么反应。
肯定是骂我咯。
反正她也在上课打不到我哈哈哈。
俞芮的嘴角再次不自主地上翘。

那个同学把她往自己这边揽,问她在笑什么。
她说今天晚上有好事要发生了,有点小激动。说着脸上的笑意更甚。
女生又捏她脸逗她,亲昵地问她什么时候再玩玩。
这几天没空,下星期吧。
俞芮想起那个人的脸,婉言拒绝了。

那好吧,下次我们尝试点新玩意儿。
女生亲她的脸颊,征求她的意见。
可以啊,就是之前那个酒店太小了,换一个吧。
行,听你的。

两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楼梯口。



中午12:27,学院前的大街。
因为下午还要去上课,俞芮还得回一趟家去拿书。
走回去有点远,而且正值正午时分,阳光刺眼。
她懒洋洋的不想动,就站在学院门前打车。
但现在大街上车子不是很多,她只好找个阴凉地躲着,一边招手一边玩手机。

她点开了那条微博。
很多粉丝都在下面留言,说她这么做会被林奕凛强制上天。
她回复那个小粉丝:『她找不着我[doge]』
往下滑了没多久,她就看见了她想看见的人和她的怒言。
『双月:我操你妈』
『双月:妈的当初就不该给你号』
『双月:一天不上微博』
『双月:你就为非作歹』
『双月:爸爸对你很失望』
『双月:没想到你是这种儿子』

她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回复林奕凛。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一言不合就刷屏,当心小黑屋』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别生气嘛』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又不是什么大事』
『双月 回复@三芮十人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我还是♡你的呀』
『双月 回复@三芮十人 :爱你麻痹』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真的♡你呀』
『双月 回复@三芮十人 :爱你麻痹』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你』

然后那边就没有回复了,而正好她也打到了车。

和师傅说了目的地后,她拿起手机查看有没有新的回复。
但不是每次愿望都能实现,除了一些粉丝在高呼官方发糖以外没有她想看见的内容。
她有些小失落,把手机塞回口袋。

今天晚上她肯定要打我了,嘿嘿嘿。
想到这里,俞芮又忍不住奸笑起来。
司机在后视镜里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十分钟后。
俞芮结了账,走到家门前掏钥匙。
刚把钥匙插进锁孔,门就自己开了。
她还在想噢我家门啥时候这么智能了钥匙一插就开,结果下一秒就看见扶着门框的林奕凛一脸冷漠地盯着她。

嗯……大事不妙。

“嘿哥们儿开门的时机不错嘛,能让我进屋了吗?”
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和一动不动的林奕凛说话,眼神中都是欠揍。
“不能。”
“不等等,这个时间你怎么会在家?今天中午家里不是没人的吗?”
“老师请假,我们早退了。”
林奕凛简洁地回答,依旧盯着她。
“很好,那能让我进去了吗?站在门口多尴尬。”
林奕凛二话不说一把拉她进门,全然不顾俞芮“诶我钥匙还插在门上”的呼喊大力关上门。


“床怎么这么乱?你又带人回来过了?”
挣脱开林奕凛的手,却看见眼前凌乱的被子,俞芮带着挑衅意味问她。
“想多。向临老早去上课了,就没人叠被子。”
林奕凛上前随意拍了拍被子,并没有想把它叠好的意思。

“嗯好吧,你要谈人生是吧,快点我下午还有课。现在是十二点三刻你有一小时不到的时间,要说啥?”
她把包丢在对面的沙发上,整个身子倒在柔软的被子里。
晚上的事好像要提前发生了。
俞芮竟还有一丝期待。

林奕凛在她旁边坐下,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说道。
“儿子啊。”
“滚,不孝子。”
“登我号说话很好玩是吧?”
“嗯,很好玩。”
“你他妈找死啊?”
“没有。”
“你这样放在非洲是要被轮X的。”
“哦,那来啊,反正我们都是非洲人。”
“呵呵。”
“阿凛?”
“干什么。”
“爸爸♡你。”
“爱你麻痹。”
“爸爸真的♡你。”
“爱你麻痹。”
“真的♡你。”
“爱你麻痹,够了没。”
“没,♡你。”
“…不想说话。”
“♡你。”
“打你啊。”
“你打好了。”
俞芮滚到她身边,像一条缺氧的金鱼一样扭来扭去。
林奕凛侧过身,一只手钳住她乱动的胳膊,另一只上上下下挠她痒。
“啊哈哈哈!够了别动!啊!大逆不道!”
“闭嘴,叫得和鸭子一样。”
“你才鸭子!啊不要动!妈的智障!非、非礼啊!……”
“切。”
林奕凛收回了手。
俞芮弹起身整理衣服,手肘有意地蹭着林奕凛的肩膀。
后者推了她一把,她笑了。
林奕凛说笑你麻痹。
她没说话。

“阿凛?”
“干什么。”
林奕凛一字一顿地说,不指望她有什么正经事。
整理好衣服的俞芮抱上林奕凛,凑近她耳边开口。
“爱你。”
不同于平常调侃时轻飘飘的语气,这句话透露出满满的认真怔住了林奕凛,她一时做不出回答。

停顿了几秒,这尴尬的姿势终于被林奕凛一个翻身打破。
压在她身下的俞芮嘴角挂着模糊的微笑。
“你说……爱我?”
林奕凛渐渐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皮肤上的轻柔触感,气氛开始变得暧昧。
俞芮微微垂下眼帘。

“对啊。我说,爱你……”
她似乎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话语被林奕凛堵在嘴边,被夹杂着水声的喘息取代。
两人急不可耐的唇瓣相互摩擦着,俞芮伸手勾上她的脖颈,用力向下,两具躯体之间便毫无缝隙。
双方的燥热交织在一起,温度不断上升。

事情似乎变得无法控制。



最后俞芮看着手表,匆忙地套好衣服拎起包就往门外冲。
林奕凛拔下她插在门上忘记拿走的钥匙,随意地转着,看着俞芮慌张跑走的背影,意味不明地笑了。



晚上23:23,家中卧室。
俞芮打开微博,发现林奕凛有新动态。
『双月:已经教训过那不听话的儿子了,真是不让为父的省心』
她嫌弃地撇了一眼旁边正在穿裤子的林奕凛,当机立断回复她。
『三芮十人:马勒戈壁,但即使是这样爸爸依然♡你』
那人听到提示音马上拿起手机,眉头一皱。
『双月 回复@三芮十人 :爱你麻痹』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我知道你♡我,爸爸都明白的』
『双月 回复@三芮十人 :明白个几把』

俞芮张狂地笑,打了下林奕凛光着的后背。
“你干啥。”
“你觉得我爱你吗。”
“不想说话。”
“那你觉得你爱我吗?”
“……不说话。”
“哈哈哈。”

手机响起提示音,是早上那个女生,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再约。
俞芮看见那简短的语句,心脏突然有一秒停止跳动,毫无征兆地坠入无底深渊。
眼中映着淡蓝的屏幕亮光,周围却是麻木的紫蓝,整个瞳孔竟暗淡得可怕。
她瞪大了眼,焦点却不在屏幕上,呆滞得像一具人偶。

她只是又想起了那个人的脸。
那张近在咫尺,但又无法触碰到的脸。


“不管你怎么想,我觉得我们可以保持一个床伴的关系。”
俞芮缓缓转头,看着林奕凛,眼里的情绪仿佛枯竭一般没有生气。

“…………”
林奕凛明显一顿,扣着扣子的手僵在半空。
随后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俞芮的衬衫,看也没看就扔在她脸上。
俞芮丢开衬衫,原本在床边坐着的人已经走到了门前。
“……你同意了?”
她坐直,被子从胸前滑落。
“………………”
那人沉默良久,最后拉开门,留下一句冷淡的话语。
“随便。”

门无情地关上。

房内独自一人的俞芮自嘲地耸耸肩,再次拿起手机敲打着屏幕。
『三芮十人 回复@双月 :我永远♡你呀』






-END-











行吧,耐了这么久总算把第一篇文章发出来了

其实我不是很想把限制级作为初作的
但是亲友都说这篇挺好啊blabla

然后我就妥协了


总之,感谢每个能看到最后的人。

评论(2)

热度(9)

  1. 桃咕咕七谓简 转载了此文字
    啊呀我的满我来安利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