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芮芮芮

随缘型写手了解一下。



我想唱歌,没什么不对的,我在乎的是有没有听众。
这很微妙,似乎和曾经的我背道而驰。

我仍是四处求着听众,期待着驻足——那多多少少是有些的。
可我知道我嗓子的撕裂和腹腔的狭隘,我自然又是不会唱的。

那我为何不唱呢?
捏着喉头,咽下的是浓稠的血。
我可怎么会唱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