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芮芮芮

随缘型写手了解一下。

【原创】落香(四)

○短篇原创
○年下BL
○重置版
○长生世界观
○世界观及前文戳主页有








半个月,数来其实是很短的。
凌君经常想,他们的生命这么长,把一天天实在的时间都淡化成了零星的碎片,回忆起过去的时候,是不是只有漫长的岁月刻在脑海里?
即使是称得上人生大事之一的成人礼。

“少爷,请抬头。”
镜子里的人闻言照做了,凌君怔了好一会儿才发觉那是自己。
侍女正给他穿戴厚重的礼服,立领撑得他下巴酸疼。
成人礼的仪式总是繁复的,他本意不想举办,但心里也明白这不是不想就能阻止的事。

荣家家主亲自操办的宴会,社交界的名流悉数到场,叫得出名字的基本都大驾光临。
荣吟把盛装的凌君推到宴会中央,捉住侍者递上的香槟酒杯,与谄媚的贵宾几句客套话后便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独留没有社交实战经验的凌君强装镇定。

待宴会接近尾声,凌君接下的酒杯已足以叠起一座小山,连回房间都是仆人搀扶着进门的。
荣吟早早地准备了醒酒的汤药在他房里等着,却眼见着挂钟上的时针从12转到1,碗里的汤也冒尽了白雾,凌君还没从洗手间爬出来。
他把汤药交给仆人去热一热,想了想还是又让人再煮了一碗。
洗手间里已经不再传出干呕声,他想莫非这小崽子睡着了?敲了敲门也不见回应,便直接推门而入。
第一眼望去不见人,而后才发觉脚边有人靠在墙上。

……还真睡着了。
荣吟在叫醒凌君和让他睡之间徘徊了几秒,蹲下身拍拍他发热的脸。
“天亮了啊,醒醒。”
凌君皱皱眉,随即睁开了眼,涣散的目光聚焦在荣吟停在他面前的手上。
荣吟看着他这样竟有点想笑,是想起了当年他拿究果逗凌君时的场景。
“起来,要睡自己回床上睡。”
凌君原地懵了一会儿,慢慢倚着墙站起来,晃来晃去的显然是还醉着,荣吟索性抓住他的手扶着背一路送到床前,把人按下去坐在床上,取来大衣给他披上,又把刚煮的醒酒汤递到凌君嘴边一勺一勺地喂下去。

这都什么待遇啊。
荣吟本没觉着什么不对,但在把最后一口汤药喂给凌君后,他仿佛突然清醒了,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不符身份的事。
夜深了,在宴会上咽下的酒才迟迟起了效应,一时间荣吟竟没有动作。

凌君脸上的温度稍微退了些下去,眼前模糊的人影逐渐重叠显现的是荣家家主端着碗陷入呆滞的模样。
没有完全消去的酒精仍在麻痹大脑,似乎把他的脑神经重新折腾了几个来回,现在的凌君可以说并非平时那个行事果断的荣家继承人,而是一个刚举行完那累人又烦躁的成人礼的青年。
既没有成为大人的实感,也不想在时针划过12点时就在洗手台前匆忙结束自己还可以犯傻的年纪。

也许凌晨1点可以勉强算是昨天的25点吧?
凌君混乱的脑袋里只想给自己找个继续任性的借口。
他开口叫了荣吟的名字,把对方从自我世界里唤醒后就不再出声,只是盯着荣吟的脸,从眉毛、眼睛到鼻子、嘴唇,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看完后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咧开了嘴角,傻笑着。
荣吟见他酒精的后劲上来了,也不怀疑刚才的醒酒药到底有没有用,眼下哄这个巨婴入睡才是难题。
“干什么?有事说,没事睡觉。”
他帮他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赶他去躺好。
凌君不肯,偏要坐着,荣吟拗不过醉鬼,又只得在给他披上大衣,哄他开心了再另施他计。

“你想干什么。”
自从荣吟在他旁边坐下,凌君的眼神就一直黏在了他身上。
“……”
并不是说不自在,只是觉得凌君欲言却又止。
“不干什么我就走了。”
凌君立即条件反射一样拉住了他的衣服。
荣吟看着他因为酒精湿润起来的眼睛,挑着眉坐了回去。

“我……我不想长大。”
等了半天就听见这话的荣吟已经没什么气了。
想说?那就说呗,把想说的说完了就乖乖睡觉,管你说了什么可是自讨没趣。
“那就当你没长大吧。”
他一下下顺着凌君的背,口中的话却极其敷衍。
凌君揉捏着荣吟的衣摆,低头瞅着自己的手嘀咕了好一阵。
“……可是,可是我又想成人。”
“那你今天的确成人了呀。”
凌君忽然抬头盯着他。
荣吟也不闪躲,大方对上他的眼睛。
凌君的瞳孔微微放大,睫毛颤抖,急切地在他的眼里寻找着他想要的东西。
随后他又呼了一大口气靠在荣吟肩膀上,力道大得荣吟向旁边斜了斜,他这才注意到凌君刚才一直憋着气息。
他嘴里发出几声无意义的呻吟,像缺氧的人渴求呼吸,却又听似轻声的撒娇。
“做大人是什么感觉?”
“你自己体会啊。”
荣吟任由他拉着扯着,本想给他倒杯水却抽不开身,叫人进来却猝然被凌君阻止。
“别进来!谁都别进来!”
“就是给你倒杯茶……”
“不用,不用。”
“那我给你倒?”
“不用!……不要走。”
凌君眉头紧皱,更用力抱着荣吟的手臂,听得荣吟妥协不走才放松了些。

“成为大人了……要干什么?”
这句话听起来倒像是涉世未久的少年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虽然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且过于广泛,但荣吟还是用了一秒钟稍稍思考了一下,即使数分钟前认为这“自讨没趣”的是自己。
“对你来说,当然是等着交接我的位置和交接我的位置而已。”
“只有这些?”
“嗯。”
凌君没有说话。
“那如果,我不是我呢?”
“嗯?”
荣吟又花了三秒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你不是你,那我就没有必要告诉你结果了。”

“我……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
“你说的那些我当然都知道,我知道我要继承你的位置。”
“但是,在那之后呢?”
荣吟听出了他的迷茫。
“我总觉得,我有别的放不下——或者说一定要去完成的事。”
“可是我却,看不清。”

“唯一能让我安心的就是,你终于答应我去寻找究果了。”
“我想我只要足够强大,到时候配得上荣家第二代家主的名号就好了。那样,我大概就能明白我一直以来困扰着的事。”
“荣吟,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被直呼全名的人没有在乎此时被抛下的尊卑礼节。
“你说。”

荣吟从刚才开始就保持沉默,他有想过凌君在隆重的成人礼后会面对的种种问题。
但是他没料到最大的问题居然如此暧昧不清。

“动身去找先株的时候,能不能就我们两个人?”

荣吟闭上眼。

“……好啊。”



回到自己房间时已经两点多了,荣吟都不知道在凌君那儿待了这么久。

凌君听到他的答复,说了句“太好了”就睡了过去。
把凌君安顿在床上后,他无意识盯着凌君的脸许久。
他的脸已经有了成人的轮廓,但五官间仍保留着只有青年才有的稚气。
荣吟起身去洗手间用冷水冲了把脸,镜子里的人有着不符年龄的年轻容颜,水珠肆无忌惮地爬进领口,刺激着皮肤的感官,他才感到方才房间里的温度高到不正常。
他关上洗手间的门,抬头看见了一样熟悉的东西。
他上次赠与凌君的木雕,被凌君放在书架的第二层,旁边摆着他和凌君的合照。
荣吟靠在门上,望着这间被昏黄灯光涂满夜色的屋子,好像回到了当初生活刚安定下来的日子。
他走到凌君的床边,帮他掖了掖被子,又看了看他的睡脸,颊上没褪去的红晕看起来倒显得减龄。

“你可偷着开心吧,我当年都没有成人礼。”
荣吟熄了灯,把安稳的呼吸声关在身后。



-TBC-

















喝醉了果然还是吐真言。

这章还是写得暧昧了点。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