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原创】胧寒

○短篇原创
○BL
@Todesengel 迟到很久的生贺
○《在那样阴冷得落泪的日子里》番外
○负能量,厌世








睁开眼时头颈并没有放在枕头上,手肘触碰墙面的冰冷渗入到骨髓里,撩开毯子缓缓起身,静置了一晚的关节咯吱作响,扭动酸疼的肩膀,冷不防打了个喷嚏才意识到昨晚又没有吹干头发便睡了过去。
头发此时还没有干透,而有一块湿得明显。
柚文歪着脖子呆坐半晌,又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慢吞吞地爬下床,在床头柜里翻翻找找了半天,才从一堆安眠药中翻出最后一粒感冒药,就着凉透的水吞了下去。

挂钟的秒针走动的规律响声是这个清晨唯一的伴奏,不知哪户邻居家的广播报时7点整,洗手间里的水声被拧紧在管道里。
柚文刚出房间没几分钟便又钻回那张小床,抱着正在充电的笔记本开始啪嗒啪嗒敲起字来。
半个小时后点击了保存,退出界面,又新开了一个文档,在文档名的小方框里打了几个字,几秒后又匆匆删掉。
他盯着那个小光标闪动着,最终却是删掉了这个空白文档。
『他从未写过这种东西。』
柚文抬头看向对面的书架,又把目光重新放回屏幕上,退出了文件夹。
他放下电脑,走到书架前,那上面整齐排列着的书册,有几本的作者赫然是他和银。
他伸手抽出最角落的一本没有封面的书,缩回床上,又从床头柜上捞过一支笔,垫着笔记本飞快地写起来。

待著完字又是好一会儿,他一弯手,在页尾点上两点墨,随即叹着气合上书。
『这书,怕是再也写不完了。』
这几日昏天黑地地过着,从那天起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家中很久前就没有再挂日历,竟就这么晃过了银的生日。
『他可还比我小呢。』
柚文无声地笑了,把那未完成的书捧在怀里,倒在墙角哭了起来。

看着银被打捞上来的尸身,柚文一时间想不明白。
他为什么就这样先走了?
柚文跪倒在地,昏迷前空白的大脑被这句疑问充占。
银给了他无限时间思考,和答复。

现在柚文似乎明白了,银为什么比他还早离去,放下还没写完的书,连先前说好的旅行都没有一起前往,唱给他的歌也来不及听,甚至在生日前便一人离开。
他眨了眨湿润的眼,起身收拾行李。
他要去他们曾经规划的旅游地,即使缺了一人。

柚文仍是只带上了笔记本和那本书,一些必备物品,正好塞满他的背包。
『单薄得可怕。』
临走前最后看了一眼这屋子,他还是颤抖着锁上了那扇沉重的门。

目的地并不远,那也是银考虑到的,他说离家太远,会忘记原本的自己。
列车上柚文不停地在电脑上写着文章,一篇又一篇。三个小时的路程便恍惚间结束,却已是傍晚。
那是一处江边,游客不多不少,近晚岸上的人影模糊,水面上的船只灯火阑珊,倒映的漫天红光,衬得夜色朦胧得很。
柚文只身站在游客中凝望了许久,踱步至一略偏僻的清净地,坐在岸边石椅上,又打开笔记本敲起了字。
夜风微微刺骨,寒意从与石椅相碰的腿部一路攀上,冻得似乎连脊柱都僵硬了,没好全的感冒又发作,一阵阵的轻咳惹得人心烦。
他向椅背靠去,敲下最后一个标点。
他从一旁的包中拿出那本书,借着屏幕光写下一行字。
「早来的夜景,与迟到的我。」
他把笔记本和书放回包里,把背包轻放在石椅旁,迈步走向江边。

『他会知道我做的梦吗?』
柚文闭上眼,浅浅地笑着,心下想,银什么都不说就走了,还要考验他的理解能力,真不知道是在难为谁。
银不过是给了他一个选择的余地罢了,却也料到柚文的心思,这才先走一步。
柚文坐上围栏。
『竟也就这么走了,什么都不牵挂,苦的倒是我,连生日都没给你好好过。』

他想,银大抵不愿举办葬礼,正巧他也不想,尸体什么的也就处理一下便火化了。
柚文不在意路人的目光,腿朝着江面晃动。
一会儿还会有更加令他们惊慌的举动发生呢。

『从那一天开始,这是最轻松的一刻。』
柚文想着,身体便向前倾,没入暖黄波光中。

“抱歉,久等。”



-END-











深夜福利第四弹
肝有点疼

为什么我生贺又写死人了
值得思索

需要我再写一篇解释吗

好了不逼逼了困死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