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原创】落香(三)

○短篇原创
○年下BL
○重置版
○长生世界观
○世界观及前文戳主页有








貌似是一个临近中考的复习期,比山高的辅导资料能压死人。
偏偏那地狱一般的日子还特别得长,一看日历,整整一年的篇幅覆盖了红圈圈,都是正在一天天消失的复习期。

凌君本也不是个爱逃课的主,可偏偏他成绩好,又年轻气盛耐不住性子,在被老教师们第16次叫去办公室就“关于上课睡觉对中考的影响”等问题进行深度探讨时,年仅75岁有余的凌君终于忍无可忍,把自己满分的测验卷拍在老教师的办公桌上便冲出学校,撂挑子不干了,这一撂就是两个月。
眼看复习期过去了近一半了,凌君的旷课行为也在学校里越传越开,不少人对他的行为表示不满,凭什么我们就必须在学校里受这苦你就能自个儿躲家里逍遥自在。
偶尔有一两个出声抗议的人,都被凌君的手下人糊了一脸成绩单,并且告诉他们凭我们老大学得比你好家里有钱有权有势有他祖宗护着他不来上学,有种你也试试看,我看学校不给你翻个几倍的作业你不知道天高地厚四个字怎么写。
对没错,荣吟完全支持凌君的作为,据他所说他当年就是因为辍学才有时间和空间在世间杀出一条路来。
虽然凌君觉得他并不需要用辍学这么极端的方式来继承荣吟的位置——也许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但是为了他接下来的半个复习期的人身自由,他还是开心地拍手叫好。
但要找茬的人可不会就此罢休,而且一般在这样的抨击下还孜孜不倦的人不是心理过硬就是后台过硬,自然是不怎么害怕凌君。

有天凌君正在家里看书消遣,接到一通来自手下的电话,说是学校里又有人滋事。
凌君不以为然,让他们按平时的方式处理了。
“可是老大,我们那些个办法都使过了,对方还是不屈不挠的。”
凌君心想这成语原来是这么用的吗,嘴中还是问了详细情况。
不问倒好,这一问,凌君就炸了。
“……那些人吧,骂的是你家那位,不然我们也不麻烦你了。”
“…………”
长久的沉默后,凌君“哦”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手下们听见他们凌大主子极其冷酷的一声“哦”之后,连看那些人的眼神都变得怜悯了起来。

凌君回来已是半夜,进了家门,发现客厅的灯却还都亮着。
他心下琢磨,自己在家那么久,不过是出去一次也用不着如此在意。
可惜他这脑袋被人撞了一下,好像不是那么清晰,但是他还蜿蜒着血污的眼睛却第一时间看见了坐在一旁沙发上的荣吟。
他蹒跚着走到沙发前,膝盖一弯差点没跌下去。
荣吟看着他的狼狈样,招呼下人为他清理伤口。
凌君却摆摆手,说小伤而已。
“小伤?我看你脑子都被打得不清不楚了。”
荣吟示意下人继续,那仆人小心翼翼地跪在凌君跟前,用酒精拭去伤口附近的杂物。
凌君也不响,只在擦到皮肉时倒吸几口气。

简单包扎后,仆人便退下了,客厅里只剩下荣吟和凌君两人。
凌君仰着头靠在沙发背上,胸膛一起一伏,被疼痛刺醒的意识在思考着此刻就在这里睡着不被荣吟打死的可能性有多大。
他知道荣吟有话问他,也知道他要问什么,可他就是不开口,一边装傻一边催眠自己,等待着荣吟的进一步动作。
但荣吟偏偏也不声不响,凌君一时看不见他在干什么,顿时两个人就开始一起装傻,比谁傻得厉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凌君都在不远处看见周公了,荣吟才一声轻唤把他从困倦中拉出来。
凌君缓缓摆正头,还没从那句呼唤中体会出什么意味,大脑明显还处于待机状态。
“晚上去哪了?”

叮,恢复正常运转。

他挠挠头,却摸到了缠着的纱布,只得放回手。
怎么回答?难不成直接告诉他打架去了?
凌君不信荣吟不知道他为什么出去,但是直接告诉他事实显得自己好像很没心没肺。
想了几秒也没想出个合适的回答,凌君干脆沉默以对。
“又打架去了吧?”
看见没,这家伙消息灵通得很。
凌君心下愤愤,表面上利落地点了点头。
“干什么又打架?上次给你的惩罚还不够?”
荣吟的语气还是原来那样漫不经心,话语却越发犀利起来。
凌君撇撇嘴,因为有人骂自己祖宗就去教训人这种事,说出来他凌君的面子往哪放。
到底还是自己拉不下这个脸,现在又被本人逼问着,嘴闭得更加紧。

“……反正你都知道了。”
还是不痛不痒地丢了一句话,只是告诉荣吟不必再绕圈子。
这人,说白了还是在逗他。
荣吟毫不遮掩地笑出声,身子向凌君那边挪了挪。
凌君看了他一眼,又转个方向拿后脑勺对着荣吟。
荣吟又笑了,笑得他心烦。
“我们家凌少爷什么时候那么尊敬老人家了?我怎么没听说过。”
凌君也是很佩服这样都能瞎扯的荣吟,随口抛出一句“要你管”作为回应。
“我怎么不管啊,毕竟你是为了我出去打人,我问几声还不行了?”

这话可就严重了,被点明意图的凌君微红着一张脸,面向荣吟瞪着他。
荣吟笑得那叫一个灿烂,看到凌君恶狠狠的眼神时也只是咳了一声故作正经,下一秒就又绷不住了。
“嗨呀,我很感动的,真的。这么多年养你这个小兔崽子没白养,知道报答主人了,很有成就感。”
凌君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没有回答。
“但是啊,这次真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
凌君默不作声。
“他们也只是口上说说罢了,你这样暴力相向,只会让他们心存怨恨,还有损你的形象。”
凌君嘟囔了一句哪来的什么形象。
荣吟还颇认真地应了句“我家继承人怎么能没有形象”。

“你是不知道我以前那段日子,公司刚起来那会儿无端生事的人可遍地都是,骂的砸的隔几天来一拨,光是修理费我就花了不少,就差直接把我本人给绑过去了。”
荣吟不理会凌君惊诧的眼神,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但是吧,等我刚熬出头,我就先把那些个不知好歹的人通通收拾了一遍,不能让别人觉得我们是软柿子不是?免得日后让别人嚼舌根去。”
“所以啊,那些毛头小子不必去管他们,任他们自生自灭。你也学着点,别老是不动动脑子就跟人打架。”
“你以为我为什么选择你这个旁系的孩子做继承人?还不是因为你才能突出,你可别给我丢人。”
不等凌君反驳,荣吟伸出手使了点劲按住他的肩膀,继续说着。
“不过也不急,等你以后坐上了我这个位置,有些人情世故自然会明白的。”

荣吟招了招手,一个仆人捧着一小雕塑走上前来。
“说到继承家业,一件事儿不得不提对吧?”
凌君一怔,荣吟那是指他儿时与他定下的约定。
还未来得及激动,看着那仆人呈上来的东西也不像那魂牵梦萦之物,刚弹起一半的身体又靠了回去。
荣吟把他的举动看在眼里,含着笑把那雕塑送到凌君面前。

凌君闻到了很熟悉的香气。
许久未闻,却一下子又勾起了记忆。

他瞬间睁大了眼睛,看看雕塑,又看看荣吟,疑惑摆在脸上。
“猜猜看是什么?”
荣吟倒是反问一句。
“嗯……花?”
“什么花?”
凌君摇了摇头,本想说是究果的花,却因没亲眼见过而拿捏不定。
“据说是桂花,已经灭绝了的古老物种,文献中记载了桂花的样貌,才雕出来了这么一个作品。”
凌君点点头,这个名字他从书里看到过。
“那这气味是?”
“是托人拾来的先株的断枝,只说要抢夺究果,没说不能加工先株的残茎吧。”
凌君暗自感叹,这雕刻还真是来头不小。
“好啦,现在你祖宗我把它送给你。”
真有这么好的事。
凌君用眼神向荣吟再三确认后,便接了过来。
“那么……究果呢?”

果然还计较着呢。
荣吟不动声色地打幌子。
“急什么急,你高中都没上呢,等你成年了再说。”
凌君不高兴了,敢情荣吟送他这个还只是给他解解馋。
“你那究果是谁给你的?我记得那时候先株应该还没结果吧?”凌君并不打算放过荣吟。
而后者只是敷衍了一句。
“都说了动动脑子行不行,我什么身份啊,人家敬仰我送我点东西怎么了,很稀奇?”
凌君不置可否。荣吟以这种语气说出来的话,几分真几分假还真吃不准,至少不能全信。
“总之你就收着呗,就当个玩物摆着也未尝不可。”
言罢,荣吟站起身,锤着腰往二楼楼梯走去。
“好了时间不早了,等你等半天,今儿个批了一天文件累都累死了。”
凌君也跟着起身,反讽道。
“谁求你等我了啊?”
“啧啧啧,刚夸过你就得意忘形。我这不是怕你出了什么事嘛,得亲自看见你才放心。”
明明知道这话其实没什么不对,但是凌君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

年轻气盛的凌君觉得,和这样不正经的家主待久了,也会走上不归路,所以他躲得远远的,不想看见荣吟,也不能让他察觉到自己。
但天要下雨,你还得把天给堵上不成?
事实证明,凌君还是太年轻了,在荣吟面前。



-TBC-













深夜福利第二弹

这一章有点长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