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谓简

情头的真正奥义是表情包(bu

【原创】夜无讳

○短篇原创
○深夜随笔
○微意识流、负能量
○推荐BGM:1.退屈しのぎ-きのこ帝国
2.すべて-シュリスペイロフ








1.
有一个肆意却暗自心悸的夜晚,走出空调房后热气浑浊地扑来,在空气仿佛静止了的走道里格外蒸腾。
洗漱时窗外已不再明亮,只有几座远处的高楼顶部还忽闪忽闪亮着红色的指示灯。被称作“不夜城”的都市也有这样安静的时分,虽然在令人厌恶的燥热中那样的安静并不是特别突出。
而那点点闪光也被防蚊窗割成了碎片,拼凑不起一副完整的画面,昏黄路灯照亮的不过是建筑物的轮廓,可我却想把它们尽收眼底。

突然纱窗上停了一只飞蛾,一只普普通通的飞蛾,它顺着纱窗的格子往上爬,向着顶端。
我便看着它,用那脆弱细小的双腿一格一格攀向最高处。
它的头碰到了金属窗框,前进的步伐顿住了,三秒后它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一举飞往天花板上的照明灯。
在照明灯的灯壳上稍作停留,又小小地飞着跳跃了几下,随即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落在了瓷砖地上,四肢抽动后,悄无声息。

我吐出漱口水,没有过多观察飞蛾的尸体。
我凑近那张纱窗,用线编织的网格上什么都没有。
不经意间用鼻子轻哼了一声,连我都没有明白我这是在做什么。
那只死去的飞蛾没有用磷粉留下任何痕迹,它甚至可以选择直接飞向顶灯。
然而它没有。

飞蛾扑火的确不假,那些飞蛾只是因为渴望光明和温暖,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即使灰飞烟灭。
它们并不愚蠢,它们只是触碰到了愿望,然后被实现愿望的代价灼伤,燃烧殆尽。


猫是夜行动物。
现在我觉得我也是。
只有在深夜才能潜心写作、看书、唱歌……最后一项似乎在半夜是大忌。
如果不是客观条件束缚,我也一定进化成了夜行动物。
在深眠的世界里清醒着,下一刻却闭上眼就能睡着,连眼球与眼皮的摩擦都开始发涩,一张口便是铺天盖地的哈欠,所谓夜行生物。
一边迷糊一边敲字,第二天醒来昏昏沉沉已经忘记了几个小时前自己写了什么。
那可真是灾难。
不可闻地笑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凌晨四点醒来不觉得困意扰人,在达到目标后立刻扔掉了所有的相关用具,酷暑中躺在28℃的空调房里裹着被子也觉得寒气逼人。
那时的我肯定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我讨厌失败。
很多人都讨厌失败。
有些人因此走上了鼎盛时期,他们不愿服输。
有些人因此对失败越来越熟悉,他们在所有的尝试无果后只能被现实所迫,佯装淡漠地接受失败,然后又向命运再次发起了挑战,最终无限循环。

有一个夜晚,我向生活宣战,我说我的每一天绝不会像那些碌碌无为之人那样无聊。
生活欣然应战。

『部屋のなかで時が、過ぎるのをただただ、待ってるそれだけ。』
『眠れない夜更けに、呼吸の音を聞く。』
『許せない言葉も、やるせない思いも、いずれは薄れて、忘れてゆくだろう。』

被扭曲的碎片旋转不已,黑暗吞噬了所有。

『でもたまに、思い出し。』
『お前に問いかける。』
『憎しみより深い。』
『幸福はあるのかい?』

现在,我承认。

『平行線の延長線が屈折した。』
『習慣と化し消せない、日々を物語る。』

是我,又输了。

『平行線の延長線が屈折した。』
『習慣と化し消せない、日々を物語る。』





2.
那天夜半一点,点着台灯看书接近结尾,却硬生生被打断了,留下了一小章节待这夜过去了再读。
轻手轻脚爬上床,按亮了手机被猝不及防地闪晃了眼,调低了亮度才渐渐适应下来,浏览了没多久却又嫌暗了再微微调亮了些。
不常看古风文,而这次被稀里糊涂引了注意力,也不知是不是要通宵的征兆,只是单纯觉得安静的被窝里有着令人放心的味道,仿佛做什么事都能够原谅。

夜还是乌黑得可怕,窗帘没有透过一丝光线,只有屏幕发出的白光变成了一颗近在咫尺的星星,远看却又有些突兀。
文章情节揪心起来,似乎古风的总免不了虐身虐心的环节,我略有涉猎便被打了个慌张无措,眼眶真真实实开始酸胀时已经来不及阻止,数秒后枕上发丝已落得几点泪珠,空调风吹在泪痕上尤其冰凉。
曾有人说过,他看一篇中长篇看了三四个小时,我惊讶,私以为不用那么久。
实际上等我记录好文章名字退出网页时,方意识到已经估摸着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困久了便清醒了,此时睡意全无,闲来无事刷刷旧文培养睡意,无意间瞥见那厚重的窗帘中间发光,再一看,这天已经是自顾自地亮起来了,房间里霎时亮堂不少。
一时来兴写下了这出乎意料的一夜,忽地记去年此时也有过一次通宵,却过得更加浑浑噩噩,现在回忆着也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可能明年这时候又会重蹈覆辙。

『消える、消えるんだ。』
『僕らの信じたこと。』
『だから、だからね。』
『触れるてはそのままで、夕方が朽ちていく。』

明知不能熬夜却不知不觉经历了凌晨到清晨,满屋子的昏暗白光很弱,却把我照得满身疲惫,也不知是不是嘲讽我一样,似乎睡眠时间也并不充裕。
总觉得这样的日子没什么不好,可大人们总是指责这样的生活,仿佛活在了宇宙的生物钟里。
从现在算起,睡七个小时也要到午饭过后,没由来地在脑海中重复着可悲二字。
熬夜也许只是图个清净,却不想白日倒头大睡时外界的喧嚣足以让人保持令人憎恶的清醒,日复一日,我不曾想过后果。
有时候顾虑得太多,反而限制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却也只得哀哀念叨一句,天亮了。

『終わらないでほしいんだ夜が。』
『小さな灯を、部屋に灯そう。』
『ねぇ、すべてを笑顔に詰め込んでよ。』
『こぼれるくらい。』
『こぼれるくらい。』

抬头一看,自窗帘缝隙中投射在淡色墙壁上的缕缕光束越发照亮了整个屋子,内心的罪恶感再也无处遁形,接受着日光的照射,幻化成灰。

『あの時ついた嘘は、叶えられない願いで。』
『この小さな、小さなな灯を守ることがすべてで。』
『悲しいとか、そうじゃなくて。』
『たどり着けた喜びで。』

城市苏醒了,人群的声音,连空气的流动都变得无比嘈杂。

『どうして、手を離したんだろう?』
『どうして、乾いてしまうん涙。』
『あ、いつかは、忘れたりするんだろうか。』

可我还是不知道,在宽广开阔、充满光亮的地面上存活的方法。

『ねぇ、すべてを、笑顔に詰め込んだなら。』
『笑い合おうよ。』
「笑い合おうよ。」
「そのすべてを。」

难道会有人知道吗。



-END-











深夜福利第三弹

歌词多可以无视
这两篇都是在修完仙前写的,神志不清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