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日满

扫地机器人^q^
反正就是觉得莫名可爱嘛对吧,还真改了呢

中考完了。
其实昨天就考完了。
然后浪到忘记说。


然后我发觉,中考完了,要更文了。
垂死病中惊坐起。

哇。
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也许,会在等航班的时候,更一小下,吧。

嗯。

大概。

明天中考。

我还在打游戏码字唠嗑钻研玄学……
液,我真棒

相信自己,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满满!

等待我凯旋归来
我就更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实不相瞒我周末考试周一就去旅游了,去贵阳
可牛皮死我了
回来暑假也忙成狗

你看你又开始逼逼

好了大家,祝我中考顺利啦
真的哦,最近抽卡锻刀啥的也都没收获
哭了,希望这样的结果是语文选择题多蒙对几道
虽说中考比较简单吧,这样最好
笔芯,鼓励自己

顺便给你们看一下这人被炸弹轰过的脑洞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她,头脑简单还是没认真想
你家柚子近视拿一堆行李怕冷还会哭,要成精啊
猫饼@Todesengel 

《在那样阴冷得落泪的日子里》解释

这个标题是不是很low
是吧,我也觉得

为什么我要写这篇文章呢
因为我有个基友吧,我们暂且叫她DJJ
不要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不想解释
憋笑
然后呢,她要走了,回老家咸鱼【不对】读书
我就问她,诶我给你写一篇送别的文章咋样
她说好啊

关于两位主角的名字
DJJ姓金,我问她在文里咋叫你嘞
这坑爹玩意儿不回我,然后我就想曾经我写过的作文里管她叫银,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然后我呢,斯柚文
你们想,银的英语是什么
silver对吧,我蹩脚的音译就给译成了斯柚文
很灵魂是不是,那就对了
其实就是我起名废不知道怎么再起个名字就开始瞎扯


关于剧情
有人要打我了,你特么瞎逼逼那么久才讲内容
略略略
As we all know,我十篇文里九篇死人还有一篇半死不活(反正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发展成这样我以前是个亲妈来的)
文章里看起来是银去送柚文,但其实是银驾鹤西去了,柚文梦见银了然后和他作最后的道别
柚文知道这是梦,但是不想银离开所以装作是自己要走的样子
其实也是要走了
结尾看得出的对嘛

些许细节解释
“要走很久”:柚文知道这是在梦里,所以欺骗自己梦还有很久才结束
“全部家当”:没有了银的柚文一无所有

“不是本地人”:柚文从人间梦入地下,自然不是“本地人”

“取决于个人之念”:柚文可能想银了就到银那边去了,也就是自杀

是的,归根结底还是Dead End
还有一点X暗示我就不多说了,没眼看

啰嗦
为啥子是性转咧,因为BL好写,不需要理由
为啥子那么腻歪咧,因为我当初问DJJ你要看啥,她说you and me的cp文
我:???
我:行,很棒棒
为啥子是略厌世咧,因为再写一篇完全厌世的文我于心不忍,你讲人家要走了给她写一篇你杀了我又自杀的文合适吗
这就是你把她写死的原因吗?
是的,不服憋着


还有柚子对眼睛好是真的,是不是清除玻璃体里杂质我就记不太清了,反正我不喜欢吃

感谢所有看我唠叨完的人。
顺便@Todesengel 

【原创】在那样阴冷得落泪的日子里

○短篇原创
○BE
@Todesengel  送别纪念
○性转BL,注意避雷
○略厌世倾向,慎入
○文笔渣,谨慎阅读









「你到了没?」
“没,快了。看见你了。”
银挂了电话,向远处还拿着手机四处张望的人走去。
当距离缩小到二十米时,柚文才发现他。
“迟到了一分钟。”
“斤斤计较。”
柚文从大包小包中抽手摸出眼镜戴上,一边咕哝着果然还是瞎了啊什么的话。
银顺手帮他提了几个大包。
“你小心点,这里的都是我全部的家当。”
“有那么夸张?”
“哪有夸张啊。走。”

正直严冬,天空灰蒙蒙的,看似有下雪的势头。
街上人不多,但呢绒大衣和围巾的堆积并没有显得空旷多少。
“去火车站要多久?”
“很久。”
“打个车吧?东西还挺多的。”
“不用了,浪费钱。”
“……那你为什么不把行李寄过去。”
“我信不过别人。”
“信得过我?”
“嗯,当然。”

“果然戴上眼镜,世界清楚多了……干什么凑这么近。”
“看到我2.5的眼睛了吗。”
“……哦。”
“哈哈,冷漠。”

街边的店铺门可罗雀,冷清到连灯光都要罢工似的忽闪忽闪。
“你知道柚子有什么作用吗?”
“啊?好吃。”
“……柚子对眼睛好,能够清除玻璃体里面的杂质什么的。”
“哦……那我视力好还是因为一直有柚子在旁边吧。”
“你又没吃掉我。”
“可是我吃过你啊。”
“闭嘴。”

“哎,想想也悲凉得很,过来送我的就你一个人。”
“有我还不够?虽然你不是本地人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嗯……倒也是,你也为此受了不少苦,我走了你说不定会轻松一点。”
“说什么呢。”
银艰难地抬手捏了柚文的脸一把,而柚文咧开了嘴角,眼尾却露出一丝不知为谁的哀伤。
“可事实就是有些人连我的全名都不知道。”
“斯柚文,我知道。”
“是吗,我自己都不知道。”

“还要走多久?”
“很久。”
“很久是多久?”
“很久就是我都不知道会走多久。”
“你认真的?”
“嗯。”
“到底多久。”
“走着走着,就会到的。”

银此时此刻真的觉得时间都浓缩在这漫漫长路上,没有旁人,没有车流,只是一步一步踏在冷得结冰的地面上,也足以让人感受到世界的寂寥——至少在他们的街道上,世界不过如此而已。

“我还能见到你的吧。”
“嗯,大概。”
银把柚文的行李全部安置好,在即将离站的火车前作道别。
他伸手整理着柚文不怎么散乱的围巾,拭去柚文眼角欲坠的泪水。
“你哭个什么。”
“你又不懂。”
“是,我不懂。”
他无法回答柚文的话,他觉得眼前的事物和人都已变得虚幻。
“我会来找你的。”
“嗯,我等着。”
柚文的眼泪还是决了堤,染湿了围巾的一角。
银抚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吻,泪水滑进唇中,舌尖尝到的咸涩感为他们做了收尾。
“我爱你。”
“……嗯。”

天空终于飘起了雪,落在掉了漆的火车窗上,化成冰冷的水。
空无一人的车厢里,柚文攀着车窗望向与行驶的列车相反的方向。
冷冽的寒风刮过脸颊,吹在未干的泪痕上格外刺骨。被吹得通红的眼眶直直盯着渐渐远去的银的身影。
他的影子随着列车被漆黑的隧道吞噬,消失不见。
柚文坐回座位上,被风拍打的头晕眩不已,他怔怔地低头望向自己布满铁锈的手掌,视线开始模糊。
他闭上了眼。

一切就像一场幻想一样,真实的约定存在于虚假的梦境中。
只是,阴阳有别,生死之约怕是取决于个人之念了。

-END-











我感觉我的文像太平间一样

你先换个头像好不好哥
心情复杂

你们看得懂吗,看不懂我等会儿再发一篇解释一下

性转有毒,我爱性转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哦顺便晒一下不久前捞到的小公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创】那时尽成灰的我们

○短篇原创
○BE
○桃咕咕的生贺
○性转BL,注意避雷
○厌世倾向,慎入
○文笔渣,谨慎阅读








[置顶]关于画手桃的账号注销事件
这件事发生得太唐突了,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原因。
桃也是画圈里较有影响力的画手,这样突然消失对整个圈子都是莫大的损失,以至于在其它圈子也闹得沸沸扬扬。

为不知道整件事情况的人大致解释一下。
桃的粉丝很多,也很高产,因此名声在外。
但近一个月来他的更新速度明显下降,一个星期的作品质量和数量甚至比不上之前一天的作品,也掉了很多粉。
很多人问他怎么了,是不是生活里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一直与粉丝关系甚好的桃却没有回复任何一个人。
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了。
昨天凌晨三点左右,也就是桃的生日,他便毫无征兆地注销了账号,所有人为之骚动。
现在联系不上和桃有关的人,特别是文手满,他的状况完全是一片空白。
希望有能力联系到桃的人多多帮助我们。



[转发]我是满
我不想多解释什么,我只是来告诉你们一个故事。

我和桃从初中开始一直到大学都是朋友,都因为彼此的天赋互相欣赏。
我在桃发布初作半个月后来到这里,和桃是绑定关系,我写,他画。
不久之后我们名声大噪,粉丝从两位数涨到四位数,我们两个都很高兴,因为我们终于能够被世人知晓。
这些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我在此不多说明。

其实现实生活中的桃并没有像与大家交流时那样开朗,甚至过于外向,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他的父母不是那么理解他的爱好,到了大学也不支持他,所以我和他商量好了一起到外面去租房子住。
生活自由了不少,所以桃才能随心所欲地绘画作图,也才有了红极一时的高产这一名誉。
一切本来都很好,但是有一天平台要求与桃签约,每根据他们的指定内容画一张图就按规定给薪。
那个时候我们都有些缺钱,桃和我草草商量了一下便答应了。
但是,不久后我们就发现平台给的内容都是毫无营养的宣传图,并强硬要求桃改掉他自己的画风特色。
桃画了两三张图后便无法忍受,提出解约,平台却不同意,说是协议里必须工作满一年才能解约,否则要付违约金,而这数目超过我们的承受范围。
桃与平台大肆争论后仍毫无进展,他就停止了更新。
而我也没有再写作,在家里和他一起做兼职维持生计。
其实那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重新开始什么的,本来我们也没有把名利看得很重。
掉粉也是意料中的事,随之而来的谩骂谴责却比预想得要更多更过分,我们知道这可能是平台的所为,也就不放在心上。
可是日后的兼职也屡屡碰壁,本来就不大宽裕的生活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
我们自然不会向家里要钱,况且他们不一定会给。
但情况已经危及生存问题。
桃慌了,他开始自责,如果那时候不和平台闹僵说不定现在也不会这么难堪。
我有些不悦,我说,你宁愿丢弃本心来换取物质生活吗。
他抬头,那你觉得现在我们怎么坚持本心。
我不说话,不是因为无言可对,只是突然悲从中来,隐隐有种感觉,我们的生活早已不复从前,变得一团糟了。

到了他的生日,我用所剩无几的钱为他买了个再普通不过的小蛋糕,不是他的喜欢的抹茶味,但是他也看起来精神不少,巴掌大的奶油蛋糕吃了足足半小时。想想感觉也没有过多久,或许是那时我们连时间概念都已模糊了吧。
半夜,我朦胧间醒来,发现旁边亮着屏幕光,他笑着看我,说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已经多多少少猜到他干了什么,我抓过他的手机扔在一边,把他的肩膀按在床上。
我说,你还有我。

第二天我们干脆辞掉了最后一份兼职,仅仅在家里画画、写文。
我知道我们创作的东西肯定是那么的晦涩难懂,但我们彼此都明白对方想表达什么,就像我们一直以来欣赏对方那样,在饱含鄙视讥讽和不理解的空气中仍然能站起来走下去。

只是,这样的倔强也该耗尽了。

也许你们在意的只有桃这样一个画手从此消失了,会对此感到惋惜不已。
我们都已经经历过那样痛苦的时期了,而且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够理解桃到什么程度,对别人的评价也早就淡漠了。
那时的闹剧也是我们自食其果罢了,如果签约前能够认真读过协议也就不会发展到现在不可挽回的地步。
但是我们这样的人说不定注定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吧。

可我不会为我的和桃的所作所感到一丝后悔,无论发生什么,我和桃都会一起走下去。

你们可以随意评判我们,你们可以说我们自作多情,庸人自扰,什么都无所谓了。
故事结束了,希望桃能够看见我说的话,再见。



[置顶]继画手桃注销账号后,其友写手满于发表长文注销账号
满在昨日发表长文章后相继注销了账号,这两名画圈和文圈中流砥柱的离去着实令人慨叹。
文中,满表明因平台原因与三次生活的不顺而选择退圈。
我们在询问平台确有此事时,平台表示满的描述属实,但同时表明他们不应承担任何责任,选择注销账号与否和平台无直接关系。
现在我们也只能对他们的离开摇头罢了。



[新闻]两名男子被房东发现断气家中
昨日下午四点左右,一间出租屋内发现两租客死亡。
发现者为其房东,房东表示他们已拖欠房租许久,多日不曾外出,前去催促时发现了尸体。监控表明案发前后没有外人进出。
据法医鉴定,两名死者死亡时间大约相隔一小时,稍前死亡的男子为窒息死,稍后者则为服用致死量安眠药。不排除窒息为他杀可能。
现死者身份在调查中。



[置顶]两死亡男子身份已证实
昨天新闻中出租房内死亡的两名男子身份已得到证实,虽然很不幸,但大家的猜测是正确的,死者确为已退圈的桃和满。
前者为窒息死,后者为服安眠药而死。
虽说警/方怀疑窒息死为他杀,但监控录像的确表明案发当时只有桃和满两人在房内。
也就是说,若是他杀,只可能是满杀死了桃。
在这样的猜想前提下,回顾满的文章,早有多处暗示。
事关人命,但平台仍拒绝承担任何责任。

现在两人的尸身已被家属领走。
逝者安息。



-END-







老桃的生贺,拖了很久,考完试才开始码

虽然完全没有一点喜庆的氛围
毕竟很久没写傻白甜了
还死了人,到底什么展开啊

@桃咕咕 其实生日这种日子写这个也不大好是不是,可是你要谅解我是个思想家(bu),我已经脱离很久以前的段子手风格了
当然你逼我写我也写的出来不是
可是你没逼我呀是不

嘿嘿嘿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原创】岩穴

○超短篇原创
○单人描写,无结局
○标题与内容毫无关联
○「时间副品」系列
○文笔渣,谨慎阅读








如果有光射过来的话,就会出现一个相对的影子。
这是自然定律,当然。

为什么人会有影子呢?
他偏头看着地上的另一个自己。
有影子,意味着存在。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有光必有影子。
然而,不论光是否出现,影子无处不在。
就算是一片漆黑,影子也存在于物体之下。
又有谁想过这个问题?

他背过身,逆着光,踩着自己的影子。
一步,一步。
他踩着,前行。
影子承受着,退后,但并没有消失。

如何让影子消失呢?
或者说,影子能够消失吗?
如果让光从四面八方投向物体,影子还会存在吗?
他停下了脚步。

会的,只不过是让影子变小了而已。
若其中一束光消失了,影子便会增大一分。
这是自然定律,当然。

那如何让影子彻底消失呢?

他倒着脚步,退后。
影子紧跟着,逼近。

光笔直地照射过来,却什么都没触碰到。
影子陡然不见了,如众望所归那般。

若使影子消失的话,只要让物体本身不复存在便是了。
多么简单的事。

光本身,其实也有影子啊。

-END-






昨天忘记发了啊啊啊啊啊啊

迟到的清明节更文,瘫
其实一号就写好了,然后肝作业
就没有然后了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

不是爱丽,就是为了和智障咕凑个情头

总比表情包好

啪嚓
壳破了

十五年前的声音